wmnvq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 線上看-第七百五十五章閲讀-vv0mg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我有一座藏武楼
良久,天空上的乌云渐渐散去,羊肠小道上,已经尽数被尸体和血水淹没。
张青山目光呆滞,仿佛傻了一样跪在地上,嘴里只是无意识的念叨着,
“怪物,怪物,你们都是怪物。”
他死都不怕,甚至一心求死,因为他的武功被废,任务也失败,侥幸回去,主上也不会饶了他。
但此时,心灵却仿佛受到什么难以忍受的冲击,变得疯疯癫癫起来。
尤其是目光扫过段毅和黄天魔尊的时候,更是无比的恐惧,仿佛看到了什么厉鬼魔头一样。
如意楼数十高手,多位楼主,一起出动,足以撼动一个大型帮派,甚至宗门。
这股力量,要杀一个人,说是劳师动众也不为过。
,没人想过会失手,更不觉得会全军覆没。
但此时,这件不可思议,让人震惊的事,还真的就发生了。
除了张青山因为段毅顾念当初对方的一点恩情没有下杀手之外,其余高手尽皆殒命在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小峡谷当中。
而动手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黄天魔尊,另一个,就是段毅。
尤其是段毅,一改过去的招数精准,剑道超绝,风格变成了拳拳到肉的霸道流,死在他手上的人,身躯大多残缺不全。
段毅此时浑身染血,宛如从地狱走出的修罗,杀气重重,在身躯四周形成一道腥气阵阵的扭曲气场。
雨水落下,将血衣沾染在他的身体上,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段毅血气催动,如同一轮大日普照,热气翻涌。
屡屡白雾从他衣服上飘出,片刻时间被蒸腾的干燥,再没有不适。
黄天魔尊比起段毅的略显狼狈要潇洒的多,一身纤尘不染,雨水,血水,尽数被他无时无刻不在运转的护体真气给挡住。
“这个人你当真不杀他?”
黄天魔尊指的是张青山,事实上,他觉得留着此人活在世上反而是一种折磨。
段毅点点头,看了眼此刻疯疯颠颠,狼狈不堪的张青山,无限感慨惆怅道,
“放过他吧,好死不如赖活着。
对他而言,离开这个江湖,平平安安的生活,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黄天魔尊没有反对,这只是细枝末节,他真正在意的还是段毅对镇北王府现在的看法,
“那你该怎么应对镇北王府?
他们现在已经派出这么强大的力量来杀你,一次不成,或许还有第二次。”
杨子西游记
对这一点,黄天魔尊其实也很头疼,他的确是武功盖世,但不可能将整个镇北王府杀个干净,更不可能对抗大夏皇朝。
再加上段毅的确是镇北王一系的血脉,在不清楚自己这个外孙的具体打算下,他不会贸然行动。
段毅则不以为意,微微一笑,遥遥望向崖壁顶端一侧,似乎看见了一人的身影,说道,
“外公不必担心,镇北王夏宏的确是想杀我,但这一次我俩将如意楼这么多的高手斩杀殆尽,已经大大给了他一个警告。
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他不会尝试第二次。
而且,我回孟州后,会尽快和他见面,将事情说清楚,彻底解决身上的麻烦。”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夏宏是个什么样的人,应该没人说得清楚。
段毅和他接触虽然也有一段时间,但不能说绝对了解,只是认定,对方心思深远,绝非泛泛,更不会将他彻底推到朝廷那一面。
这就是段毅应对夏宏的底气,从对方策划刺杀他开始,再到现在整个阴谋的失败,已经注定了他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更难得的给了段毅一个就此抽身而退的借口。
说实在的,段毅此时非但不恼火,反而有些开心,要抓住夏宏的把柄,可太不容易了。
黄天魔尊是个比较纯粹的人,对段毅和夏宏之间的关系了解不深,自然不清楚段毅为何如此胸有成竹,又为何隐隐带着雀跃之意。
不过他信任段毅,相信自己这个外孙有着能力解决这件事,也放下心来。
其实就算段毅没把握,表现出一种不知所措的状态,黄天魔尊也不会如何担忧。
毕竟武力值摆在那,就刚刚段毅那般狂暴无比的表现,要想刺杀他,或许得从世上再找一个黄天魔尊才差不多。
这时,安婆婆与裘公公带着贺兰月儿从远处赶来,刚刚也有两个高手趁着段毅和黄天魔尊无暇他顾的时候,悄默默的想要劫持贺兰月儿来威胁段毅。
不过这两个人武功不济,被安婆婆与裘公公两个轻松打杀,解决了段毅的后顾之忧。
“段毅,你怎么样,没受伤吧?”
贺兰月儿看着段毅的衣服被鲜血浸润,烘干之后整个成了一片红,眼眶湿润,眼泪唰的一下就流淌下来,远远的就朝着段毅喊道。
等走到近前,一把抱住他,紧张兮兮的摸索段毅的前胸后背,害怕找出什么致命伤势。
小姑娘真情流露,倒是让黄天魔尊老怀大慰,月娇奴芥蒂稍去。
一众女人中,他们两个最担心的就是贺兰月儿和段毅的关系,毕竟有曲东流和颜素素这一段血仇在,未来如何真的不好说。
哪怕之前黄天魔尊认同贺兰月儿,也是因为段毅摆明了不会放弃她。
但现在,却是打心眼里喜欢上这个单纯,善良,天真烂漫的小姑娘。
可以很明显的看得出,她是真的紧张段毅,在乎段毅,那种感情,在场的人又有哪一个没有经历过,又有哪一个看不出?
段毅心中柔情泛滥,正想给她擦掉眼泪,突然想起自己双手染满血腥,还未曾清洗,只能抓住贺兰月儿的手,抬起来,打趣的用她白嫩的手背给自己抹去脸颊的泪水,安慰道,
“好了,小月儿,你放心,这些血都是别人的,凭他们还伤不了我。
不信的话,等找到驿站,我清洗身体的时候,你亲自来看一看。”
段毅还有心情调笑,而且中气十足,眼神中精光毕露,让贺兰月儿松了口气,不过也羞红了脸,像极了圆圆的红苹果。
用力挣脱段毅抓着自己的手掌,呸了一下,娇憨道,
“谁要看你洗澡,真不要脸。”
两人打情骂俏,情意绵绵,倒是打消了众人之间被刺杀埋伏的紧张与焦躁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