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njmy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第一百五十四章:飛鷹的回憶展示-tzv8e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小說推薦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炮灰农女生存大作战
这一切都得从三天前说起,因为按照飞鹰所计算的时间来看,他们已经在那个洞穴里面呆了整整三天三夜。
在三天之前,孙瀛洲当时就派人砸石壁,当石头掉落下来的时候便叫飞鹰保护他。飞鹰无法身为死士主人的命令无法抵抗,也不能抵抗便只能拉着身边的人当成肉盾。
就这么砸了一个石墙,死了差不多十多个护卫,这是飞鹰见识到他家主子的残忍无情不把人命当命。
当整个洞穴下陷的时候,飞鹰是与孙瀛洲以及保护孙瀛洲的数十名死士,一起下陷到同一个地方。孙瀛洲是一个警惕性和防卫性十分强的人,他的身边除了数不清的护卫之外,还有十大暗卫,各个身手了得以一敌十,简直不在话下。
所以即使是在当时的那种危难的情况下,那些死士也是毅然决然的跟着孙瀛洲一起跳下了线下陷的洞穴。一般来说,那些死士都是在暗处保护孙瀛洲不易出面的。
而孙瀛洲也正是因为这份实力。即使下陷到了洞穴的深处,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寻找孙家的宝藏。他们在没有任何光亮的洞穴里面来回摸索,找了数不清的石室,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后来孙瀛洲实在是没有那个耐心继续找下去便让身边的护卫们去把那些没有通路的石壁给砸了,谁知道那些石壁就像是有什么机关一样,只要他们敢砸墙,剩下的基本上就被掉落下的碎石给砸死了。由此孙瀛洲身边又牺牲了最后一批保护他的护卫。
毕竟护卫和死士比起来,培养一个护卫的钱要少了许多,他家主子孙瀛洲就是喜欢拿护卫去试,基本上他们找了几个石室就要死几个护卫。
白垩纪往事
就在孙瀛洲将身边的护卫,没有剩了之后,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上面刻着孙家至宝地子库石室,当时孙瀛洲身边的护卫已经死绝了。就只能死士上了,飞鹰有些心疼,毕竟培养一个词是要花他许多的月银,便上前建议道:“主子这道石室怕是与刚才的截然不同,不如咱们先摸索一下是否有些机关我们也不用再造成更多的损耗!”
孙瀛洲点点头反正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怎么发展也不会有更坏的结果了,飞鹰得到了孙瀛洲的肯定很高兴,毕竟他终于保住了他的月银,于是飞鹰十分认真地就在地字库那片石壁的外面仔细观察了起来,最后果然在那块石壁上面找到了一些字:孙家至宝孙家血脉方可得!
“主子,这次我们不用砸门了,这上面说孙家至宝,孙家血脉方可得!”飞鹰的百年面瘫脸,露出一丝真诚的笑意。
孙瀛洲也是来了兴趣,真没想到这是自己真的找到了宝藏,还是独属于自己这个孙家人的。但奇怪的是无论孙瀛洲怎么努力,他也没有办法使那石壁的门打开。
当时的气氛十分凝固,飞鹰都快要被冻死了 “主子,这上面所言是孙家血脉必得重宝,不如主子你放点血洒在这石壁上试试。”
孙瀛洲考虑了一下,发现飞鹰的话也没有什么问题,便当即割破了手腕将自己的血淋到了石壁上,可惜石壁还是毫无动静。
而与此同时飞鹰则在观摩那石壁上刻有字的地方。的确是孙家至宝孙家血脉方可得。而就在下一瞬那刻有字的石壁又显现出了其他的字:非吾族也,勿触吾家之重宝。
“回主子上面写的是非吾族也,勿触吾家之重宝。”还没等飞鹰反应过来,孙瀛洲便已经吩咐一名死士查看石壁了。
当时的飞鹰害怕极了,他们家主子站在他的对面,一只手还在流血,另外一只手捂着流血的那只手。整个人的面色铁青一双眼睛,如果可以杀人,飞鹰已经被杀了几百遍。更重要的是他家主子的背后还占了十名万里挑一的死士。
但当时孙瀛洲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又牺牲了两名死士,让他们把门给砸开。门砸开之后。孙瀛洲也不急着进去,飞鹰为了挽救自己的小命,便主动请命去石室内部勘测,最后飞鹰自己还进入了幻境。不过对于飞鹰这种从小当做死士训练的人来说,没过多久便从幻境里脱离了出来。
而飞鹰也运气非常好的,找到了石室里面的机关。成功帮他们家主子拿到了稀缺的矿石。
后来他们又用同样的办法找到了另外一个宝库,一如既往的飞鹰打头阵,飞鹰进幻境飞鹰找到机关。所以瀛洲一路上什么都没有说,依就是平时那个高高在上,麻木不仁,残酷无情的主子。
但就在他们离洞穴口还差不到一射之地的时候。孙瀛洲对着飞鹰喊了声,“飞鹰!”
美女的专职保镖 戒心Mister
飞鹰捂了捂自己的胸口,一阵恐惧犹然涌上心头。但最终他还是将他主子身后仅剩的所有死士全部解决。
黑心小邪妃 凌尘
飞鹰知道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不过他有什么办法呢?像他们这种人从小命就被家人给卖了。他们的命早都已经不算是自己的了。
当时的飞鹰看着地上死士横七竖八的尸体,不由有一种唇亡齿寒的感觉。飞鹰感觉自己的小命也将不久于世,知道了他家主子最大的秘密的人,怎么可能是可以呼吸的呢?
于是乎,黑鹰下了一个决心,他以后一定要好好跟随他家主子,当一个有效的工具。只要他家主子拿他还有用,他就可以继续活下去。凭飞鹰的武功来说,他是打不赢他家主子的。而且从小被灌输的死士教育,飞鹰也没有敢背叛他家主子的胆子。
飞鹰回想着在洞里三天三夜发生了那些事情,在如今还是心有余悸,他用轻功快速的跳跃着,只希望快点到达沅水镇将孙瀛洲吩咐他的事情全部办妥。
只是许久未见的太阳似乎变得格外的刺眼。一身黑色劲装的飞鹰,在这明媚的太阳下面飞行着却很难感受到一丝自由。这大概就是他们死士的命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