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fok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超腦太監 線上看-第1291章 相助(二更)相伴-3n66o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李澄空轻咳一声道:“智愚大师,我有一事相询。”
三个中年和尚好奇的看李澄空与袁紫烟。
大明寺没有女弟子,而且也不准女子进入,而且这么多年来也没女子靠近。
这一次竟然有如此绝美女子。
虽说红粉如骷髅,可面临如此绝色,他们还是忍不住挺直身形,态度变得温和。
而对李澄空则平静以对。
“李施主请说。”
“智度大师何时能醒来前世记忆?”
“十八年后。”
“如此之久?”
“如果现在便苏醒,恐怕会造成难以逆转的创伤。”智愚和尚轻轻摇头。
李澄空笑道:“也达不到炼心的目的,也与你们的转世之法相逆吧?”
“阿弥陀佛!”智愚和尚合什。
三个中年和尚看向李澄空。
他们没露声色,看不出异样,但心底难掩惊奇。
这是何人?
怎知晓大明寺的心法玄妙?
大明寺向来不入世,世人只知道大明寺,却已然不知大明寺究竟在修炼什么。
李澄空点点头,笑道:“看来我们是白来一场。”
“智愚,你这和尚真可恶!”袁紫烟顿时恼怒。
合着来与不来都一样,这个时候的智度和尚根本没有苏醒前世记忆。
既然如此,何必还要来找这个智度呢?
智愚和尚合什微笑。
袁紫烟明眸闪烁着寒芒,无名业火大盛。
李澄空轻咳一声:“智愚大师,现在就要施展秘术,以保证智度大师在十八岁时苏醒前世记忆吧?”
“……正是。”智愚和尚被他直面相问,无法迂回闪避,只能正面回答。
李澄空道:“这样罢,我来助你们一臂之力,使你们不必施展神通。”
智愚讶然。
長 陵
三个中年和尚也惊奇。
他们没想到李澄空会说这话,原本以为是看热闹的,没想到竟是想帮忙。
李澄空微笑道:“智度大师不管用心为何,毕竟都是对小儿有恩,本王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还未请教施主尊姓大名。”智愚和尚合什。
“我家老爷乃南王李澄空。”袁紫烟嫣然笑道:“想必大明寺是听过的吧?”
四人皆摇头,露出迷茫神色。
“没想到施主竟然是富贵中人。”智愚和尚感慨。
閃婚 厚愛
怪不得急了,很不想让儿子进入佛门修炼。
对正常人来说,加入大明寺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美梦,不是他们不想加入,而是大明寺不收。
大明寺收徒是讲究一个缘法的,非是有缘之人,不能进入大明寺。
毕竟大明寺弟子转世修行,近乎于不死,哪个人不怕死?
而身为南王,当然不想自己的儿子进入大明寺。
智愚和尚又道:“不过施主应该知道,能入我大明寺,乃是机缘,也是造化,王爷多的是,而大明寺弟子却寥寥无几。”
“你这和尚,也忒自傲了。”袁紫烟没好气的道:“你是想说,我家王爷比不得你们大明寺弟子,是不是?”
“这只是俗世的享受,如浮云一般,聚散无依。”智愚和尚缓缓而正色说道:“可敝寺弟子,却是恒常如法,孰轻孰重想必二位施主能辨别得出。”
“嘿,你这和尚!”袁紫烟娇嗔。
智愚和尚道:“施主不会仅一子吧,继承王位不必非是这位小王爷吧?”
李澄空点点头。
袁紫烟哼一声道:“只有这一位小王爷。”
“施主年纪尚轻……”
“你这话何意?”袁紫烟打断他哼道:“意思是说让老爷放弃小王爷,再生一个,是不是?”
“阿弥陀佛!”
“你这和尚也真够歹毒的!”袁紫烟没好气的道:“小王爷何必大明寺做和尚,守着青灯诵着佛经,这哪是人过的日子!”
“女施主!”智愚和尚长长的眉毛一轩,沉声道:“慎言!”
“难道我说得不对?”袁紫烟哼道:“慎言什么慎言?你们真觉得做和尚更好?”
“荣华富贵如一梦,终究是烟云而已。”智愚和尚沉声道:“唯有本性真如。”
“哼哼,我家老爷乃是青莲圣教的教主。”袁紫烟没好气的道:“还烟云?”
“青莲圣教?”智愚和尚微怔。
其余三个和尚也一愣。
他们没听过南王府,没听过李澄空,却知道青莲圣教。
他们追求的是成佛,转世修炼,而青莲圣教也是类似的转世。
故他们对青莲圣教早有耳闻,也曾了解研究过,终究是因为青莲圣境而放弃。
没想到青莲圣教的教主竟然出现在眼前。
李澄空微笑:“我可以助你们一臂之力,让张先生同意你们施展秘术。”
“不知王爷如何做?”智愚和尚沉吟:“强迫的话,不太妥当。”
李澄空笑道:“我会说服他们的,……紫烟。”
“是,老爷。”袁紫烟明眸一亮,一摆玉手道:“和尚,一边去,交给我们!”
“……有劳二位施主。”智愚和尚最终退后。
袁紫烟与李澄空轻飘飘离开。
“智愚师兄……”
“且看这位南王爷的吧。”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智度师兄他……”智明和尚有点儿不放心。
照理说是不能泄露同门的消息,免得被外魔所害,即使这二人可信。
可到了这一步,事情已然失去控制,由不得他们守密。
——
“又是你们两位!”两个中年护卫上前,挡住了李澄空与袁紫烟。
袁紫烟眼波如水,轻笑一声道:“前去通传一声,我乃烛阴司袁紫烟,有事相商。”
“……稍等。”两中年护卫脸色微变,退后一步,一个转身拉开侧门进去。
另一个按剑柄,浑身紧绷。
袁紫烟轻笑:“我真要出手,你能挡得住吗?”
“不能!”中年护卫痛快回答。
袁紫烟哼一声:“既然如此,还这般紧张做甚,把心放到肚子里便是。”
“不知袁司主大驾光临……”
“这不是你该问的吧。”
“是,我冒失了。”中年护卫忙道。
他忽然省悟,自己现在是慌里慌张,失了分寸,自己确实不该多嘴多事。
片刻后,大门洞开,一个老者大步流星出来,却是头发花白,相貌清癯。
袁紫烟扭头看向李澄空:“老爷,没弄错吧,这位张先生刚有了孩子?”
“正是老夫张梦还。”老者呵呵笑道:“袁司主难道觉得老夫太老,所以不能再生子?”
袁紫烟若有所思的打量他两眼,摇摇头:“我们没见过。”
她随着精神强大,记性越来越好,一旦见过,即使不能清晰记得,也会有印象,泛起熟悉感。
这个张梦还是没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