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ip8f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流連山竹-第九百章    尋至太乙逼典籍分享-u4v7c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百事通,长老就这样去,会不会发生什么事?”百家楼地底之下,一百家楼楼主担忧道。
百事通看了看在场的几位楼主,笑了笑,“不会,长老是何等人物?他可是当今天下第一高手,又是一位无上高手,连天地二荒的人都死在他的手上,就太乙门又能拿他如何?就算是太乙门有着什么武道之境的高手,长老想来连看都不看一眼吧。”
众人听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着实。
相思劫,太子嫁到 樂小天
一个无上高手的出现,那代表着的就是臣服。
你要是敢反抗,那等待的只有死亡了。
太乙门如何。
廢後靈心
百事通他们都能想到结果了。
正当此时。
百事通他们说着话之时。
不远处奔来一门徒,手里拿着一份情报,“禀各楼主,灵州城消息。”
“哦?”众楼主一听那门徒之言,心中还有些不解。
可随着百事通接过情报查看之后,这脸色就开始变得有些不正常了。
“百事通,怎么回事?”其他几位楼主瞧见百事通的脸色不好,纷纷侧目而视。
“你们自己看吧。”百事通把情报递了出去。
林家三娘子 蓝艾草
随着那几位楼主看过情报后,这脸色也纷纷不好了起来。
“看来,我百家楼周边的人,也是该清一清了。”一楼主说道。
“怎么清?一看就知道,这些人乃是各大宗门的人,连云罗寺的人都在其中,就以我们百家楼,又如何清得了?”一楼主反对道。
是啊。
就百家楼的高手,可真拿不下这些大宗门的人。
而且。
樱妖难嫁
在灵州城内。
还有着类似于云罗寺飞行那样的先天之上九层的高手。
百家楼真要是清理一番,那必然会被成为攻击的对像。
“百事通,你说这事怎么办?”众人议论过后,这才往着一直皱着眉头的百事通打问道。
在场的。
论聪明程度,或者记忆力。
估计没有谁能比上他百事通了。
虽说。
百家楼的大部分决策,都会商量着来。
可绝大部分的决策,最终还是由着百事通来拿主意。
百事通闻话后,又是思索了片刻,这才出言道:“我百家楼实力不如人家,即便我们抓了这些人,那各大宗门的人,以及江湖之上的人,必然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我决定借一借长老的名义,召集这些人来我百家楼,好好警告一番。”
是的。
百事通就是想借用一下钟文的名头。
好用来震慑一下各大宗门,以及江湖人安排的盯梢人员。
毕竟。
在百家楼附近安排暗桩,这对于百家楼来说,本就是一种挑衅了。
百家楼是干什么的?
百家楼吃的就是这碗饭。
如连这些都发现不了,那百家楼就不用存在了。
随后。
天亮之际,百家楼中传出消息。
雷家大少 晴情
随后。
各大宗门的人,以及依然没有离开灵州城的江湖人士,出现在了百家楼中,静待着百家楼又有什么消息放出来。
而此时。
从灵州城离开的钟文,已是赶到了阴山附近。
据百事通给他的舆图显示。
太乙门处在阴山东北部方向。
而此时的钟文,已是到了阴山中部往东方向一带。
不知道太乙门的具体位置,钟文也只能每片区域的开始寻找。
太阳升起之时。
钟文已是寻找了一大片的区域了。
没有任何的痕迹,也没有任何人类活动的痕迹。
钟文寻找的。
必然是有人类活动,或者行动所留下来的痕迹,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钟文才能寻找到这太乙门。
一直到了中午时分。
钟文已是到了阴山东北部中心一带了。
“看来,这太乙门真是属于老鼠,这藏身之地如此之隐秘,我这要寻找到猴年马月啊。”钟文站在某山头之上,看着周围,心中实在是无奈的很。
从早上一直到中午的寻找。
不要说太乙门了。
就连人类活动的痕迹,都少的可怜。
到不是阴山之中没有人类活动。
只不过那些人属于山民,或者一些远离中原或者远离北部草原的人罢了。
很少。
一个上午的寻找。
钟文也只发现了三个小村落一样的地方。
正当钟文愁眉不展之时。
从远处纵身而来一人。
钟文耳中传来破空之声后,立马看了过去。
随着那人纵身而来后,一瞧见钟文,先是一愣,随后立马再一次的纵身至钟文的身边,“见过长老。”
“你是百家楼人?”钟文瞧着对方一个农夫的打扮,心中着实有些奇怪。
从刚才那人的纵身术,以及散发出来的内气,此人乃是一名圆满的高手,而且,钟文从他散发出来的内气,可以评断他半年之内,必然会突破到先天之境的境界。
如此一个小高手,可却是如此这样的打扮,着实显得有些怪异,这不得不让钟文奇怪。
不过。
当钟文一想法龙泉村的高药后,也就明白了。
这百家楼的人。
上到江湖人士,甚至一些宗门派教当中,都有暗桩人员。
就不要说什么装扮了。
就好比高药。
虽说并不是什么江湖人士,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户人。
如此一个普通的农户人都能成为百家楼的成员。
那眼前的这个人,也就不足为奇了。
“是,属下毛仁正是百家楼人,最近一段时间,属下负责查探关于太乙门消息。”那百家楼人毛仁,赶紧回应道。
“那你可有什么消息?”钟文知道,也听过百事通讲过,这太乙门附近的百家楼人,有着好一些。
而眼前的这个叫毛仁的,说自己乃是负责查探太乙门的负责人后,钟文就出声问了起来。
毛仁随手一指一方向,“长老,那边,离着此地十里之外,有一条山道,曾有足印,但很浅,而且,据属下前去查探后,发现那里是一条死道,并没有任何的山洞,或者别的,但属下怀疑那里有可能就是那太乙门的隐世之地,可属下一直也寻找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前面带路。”钟文闻话后,根本不去多想。
不管是不是,先去查看一番才重要。
毛仁得了话,随即纵身而起,往着他所指的方向而去。
说来。
钟文也不怀疑此人是不是百家楼的人,也不怀疑此人是不是太乙门的人。
到了钟当下这种境界。
醫道聖手
即便你再强,也入不了他钟文的眼的。
随着那毛仁带着钟文到了十里之外的一条小山道上后,钟文就开始仔细的查看了起来。
越是往着小山道里面行去后。
这地上的足印就越发的开始浅了。
到了山道的尽头之后。
不要说什么足印了,就连最基本的痕迹都没有了。
“长老,这条山道到了这里,就没有了任何的出入口了,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死道一样,可小山道外面出现的足印,却是代表着这里肯定有人来过。”毛仁瞧着已是到了山道的尽头,实在找不到任何的痕迹了,这才向着钟文说道。
他的这个怀疑,也让钟文觉得有些异常。
山道外部,有着浅浅的足印。
而且,据钟文所查,有可能是最近几个月出现的。
外面有足印,那这里面为什么就没有了足印呢?这让钟文都觉得此地就是山道的尽头,有可能就是一条死道。
“你先去周围看看,我在这里再好好看看。”钟文轻轻的点了点头。
毛仁随即离开了山道的尽头,往着周围而去了。
而此时的钟文。
双手一抵侧面岩壁。
内气催动,用力一拍。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粉基地】,看书领现金红包!
无声。
试了好几次。
我在末世能吃土
钟文这才肯定,这一侧的岩壁之上,断然是不可能有洞穴存在的。
随即。
钟文两侧一一试了试后,这才往着东北部方向最里面的岩壁走去。
随着钟文再一次的双手一拍那面岩壁之后。
顿时。
一阵沉闷的声音传入钟文的耳朵。
“嗯?”如此声音,这让钟文确认,这面岩壁的后面,乃是中空的。
如此声音。
钟文百分之百确定,这面岩壁的后面,肯定是有着一个洞穴的。
钟文也是见过不少洞穴的。
顿时。
钟文二话不说,内气再一次的催动,而且直接使用了五成的内气,双手直接轰向那岩壁。
“砰”的一声后。
那面岩壁直接被钟文两掌给轰的变了形。
“原来也是用的精铁所铸的大门,我看你这太乙门能躲到哪里去,哼!”钟文瞧着那岩壁变了形,一看就知道此门并非岩石,而是一精铁所铸的石门。
外表看起来跟周边的岩石如出一辙。
可对于钟文这个见多识广的人来说,此门乃是人为所致的。
緣落緣起 遊霞
而此时。
太乙门内门,正在打坐的妙圣子严松,以及那望山子司马屈等人。
听见了一声沉闷的声音后,纷纷从自己的石屋中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严松向着几个弟子询问道。
“太上长老,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可能是有谁在轰击大门。”一弟子闻话后,赶紧回应。
“走,去看看。”那严松看了看走过来的司马屈后说道。
而就在此时。
又是一声巨大的轰隆生响起。
听此声,就能知道,这乃是倒塌的声音了。
而此时。
太乙门的隐世之地大门,已是被钟文用强力给破坏了。
从一开始第一掌用的五成功力,到如今用到九成,这才把这大门给轰塌了。
可见这精铁所铸的大门,哪怕就是一个武道之境七层的高手前来,也不一定能破坏得了的。
好在此时的钟文,连武道之境八层的无上高手都能杀。
就这么一精铁所铸的大门,可真拦不住他。
当那大门一倒塌后,入眼的乃是一个洞穴一般的深洞。
钟文直接缓步而入。
片刻之间。
钟文就已是见到来迎面而来的太乙门人。
“太一门。”
当严松他们一见到钟文后,第一反应,就是太一门人了。
而那卓成他们见到钟文后,那眼神都直接给突了出来了。
他们谁也没想到。
他们躲在这太乙门的隐世之地,都能被钟文寻找到,甚至还破了他们太乙门那精铁所铸的大门。
这精铁所铸的大门,即便是武道之境的高手,都难以损坏。
可如今。
却是成了一块破铁一样,倒在地上。
钟文瞧着眼前的这些人,眼神冷的很。
而当钟文见到原太乙门宗主卓成之时,那眼中的火,就更甚了起来了,“哼,看来你们终南山三大宗门都在此啊,这下,我也就不用再去寻找了。”
害怕。
紧张。
恐惧。
此时此刻。
在太乙门人所有人的脸上,都呈现了起来。
“逃。”正当钟文话一落之时,那严松却是大喊了一声。
可是。
当他的那一声大喊过后,他也好,以及太乙门所有人也罢。
连腿都迈动不了,就更不要说逃了。
就在刚才。
当那严松的话一出后,钟文身上就散发出了一股庞大的内气来了。
死亡引領 小鬼夜哭
如此庞大的内气,直接把所有人给压制在了当场,不要说动弹了,就连他们的内气,都无法催动了。
“想逃?可有问过我?我记得你叫卓成,太乙门的宗主,曾经在我太一门龙泉观之前,交出那五篇道法典籍,可没想到,你却是给了我一篇错乱的道法典籍,看来,今日你们要不交出道法典籍,要不所有人灭杀。”钟文冷笑道。
到了此间。
钟文又怎么可能会让他们逃?
不要说逃了。
就是死都不行。
此次。
钟文无论如何,都得夺回那五篇道法典籍来。
“哈哈哈哈,要打就打,要杀就杀,我太乙门的人,绝不会向你低头的,更是不会让你得逞。”严松此时被一股庞大的内气给压制得动弹不得,心知他们必死无疑了。
“一个小小的先天之上九层,也配与我说话,即然你找死,那就去死好了。”钟文对于这么一个说话之人,根本没有放在眼中。
随即一掌轰了出去。
“砰”的地一声后。
严松直接被钟文那一掌轰飞了出去,撞在不远处的岩壁之上,滑落至地,几息之下,就没了声息。
一言不合就杀人。
在场认识钟文的,不认识钟文的。
没有谁在此时不恐惧。
就连曾经与钟文有着数面之缘的卓成他们,心中都已是恐惧不已了。
就连那司马屈,都开始恐惧的眼珠子都快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