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73m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討論-第一百九十二章:學習經驗相伴-mf00c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山羊神说了,只要活祭了你们巫这一脉的所有人,它就能苏醒!”首领羊认真的说道。
羊巫听到这里,脸上的嘲讽神色简直要喷薄而出,直接发出灵魂三问,“你当你是谁?
你是一直侍奉它的人吗?
你的灵魂和山羊神有最深的联系吗?”
首领羊被羊巫噎得说不出话来,还不等他结结巴巴的说出准备反击的话语,羊巫又自问自答的说道,“你不是,你也没有!
不仅如此!
你根本就不是我们这一脉的人,身体里流的也不是我们这一脉最纯净的血液,你也不是从小侍奉山羊神的人,你的梦境凭什么能让山羊神驻留?”
还不等首领羊有任何回答,羊巫又说道,“哈?你以为部落是怎么样一下子从秋天变成冬天的?!
大明政客 风中的失落
都是因为在你梦里的那个假山羊神!
不然山羊神一直守护着我们羊部落,会忍心看到我们羊部落因为突然变化的季节而大受损伤吗?
只有假的山羊神,才根本无所谓我们羊部落,过得是好是坏!
只有假的山羊神,才会进入你这个不相关的人的梦境,想通过你的手,杀死我这个山羊神的侍奉者!
我们羊部落的守护神,就是因为要和它对抗,要保护我们,才陷入沉睡的!
而且山羊神对我们羊部落这么好,保护了我们一代又一代,它怎么舍得让它最爱的子民被活祭?!”
大神,怪很強妳先上 赤冷軒
在旁边默默窥屏的某系统大佬:“…………”
羊巫这个糟老头子一看就是活腻歪了!
居然敢这么编排我·世界守护神·系统大佬·天元部落副首领·再加一个本世界最聪明的人·本世界最大发明创造者·本世界一切规则制定者·陈超!
于是陈超默默拿起了自己心中的小本本:羊巫减分-10-10-10-10(注:百分制)
至于那个‘人’为什么执意要首领羊活祭了羊巫这一脉的人,陈超也不太明白。估计这是它计算出来的,分裂整个部落最优选择吧……
试想一下,哪天首领元要活祭了某个顶着羊角的小老头…
陈超打了个冷颤,不敢想…不能想…也绝不能让它发生!
换成羊巫和首领羊之间也是一样,真闹到了那个份上,别说羊部落分裂了,两脉之间的人,估计都是不死不休的地步。
至于某个地中海副首领,那也只能怪他倒霉了……
恶魔总裁鬼公主 落月木子
谁让这两糟老头子平时走得这么近呢?估计就是因为这样,这位倒霉蛋·地中海副首领,也就成功被首领羊列为必杀目标之一了……
而旁边的首领羊也被羊巫的话给惊呆了,是啊,自己先前怎么就没想到这些呢?
可是再一想到梦中的那个‘山羊神’,首领羊一时间也觉得有些摇摆不定。
羊巫说的话,听上去好像也有那么一丝丝的道理……..
可自己梦里出现的那个‘山羊神’,也不像是假的呀………
毕竟自己可是听着山羊神的传说长大的啊,怎么可能会认错呢!
可现在不管首领羊再有任何的想法,都为时已晚。败局已定,而作为胜利者的一方—-羊巫和地中海副首领,都绝不会容许他继续存在于羊部落。
易圣
同样,也不会容许他存在于这个世间,包括部落里曾经和他最亲近的人。
桃源醉千秋 天之曉
当然了,不管羊巫和地中海副首领的胜利是怎么得来的,是靠外援也好,是靠什么也好。
九州傳之禦神
胜利者,终将能决定一切。
解决掉首领羊以及他最亲近的人后,羊巫和地中海副首领按耐住去找寻那些,和自己最亲近的人的想法。
当然了,局势明确后。一些羊部落里的墙头草也开始偷偷给他两报信,他们确定了和自己那些最亲近的人只是被饿了几天,并没有受到他们想象中的那些事情的折磨后。
羊巫和首领羊这才放心的开始给他们请来的所有外援论功行赏,除了最开始答应要给的那些人口。
羊巫还把一些跟首领羊比较亲近,而且这两次出力又是最多的,但是又仅此于在首领羊小圈子里边的核心人物的,这批人,统统免费赠送给了陈超和戒部落。
总的来说,就是跟自己不是一条心的那批人全部清了出去。
至于剩下的那些懵懂无知,只会听令的人…….
在解决了首领羊之后,羊巫和地中海副首领商议一番后,也都让他们回归了各自的岗位。
不然也没办法啊……
毕竟这些人几乎就是大半个羊部落了,即使是原始人,即使他们不知道法不责众。
但是也明白,这些人就是构成羊部落的基础,是不能随便处理的。
羊巫还再三安抚他们,不会跟他们算账的。毕竟首领羊是首领羊,他也相信,这些人并没有违抗首领羊命令的勇气。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羊巫摆出来的态度就是,我相信你们,你们都是好孩子。只有首领羊和他身边的人是坏孩子,你们之所以会做出这种事情,都是首领羊逼你们的。
所以之后只要你们不再搞出什么幺蛾子,咱们还跟以前一样好好过日子。
这种问题,羊巫几乎都不用询问在一旁冷眼旁观的陈超和胖老头等人的意见。
当然了,能掌管一个800-900人的部落。这两个人,也不至于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估计怎么处理,他两自己早就打好腹稿了。
穿越火線之狙神傳說ⅱ 納蘭初
但羊巫和地中海副首领也没有让自己请来的外援们,在自己处理内部事物时候离开的意思。
而一旁的陈超和某个顶着羊角的小老头、还有他的大跟班·棕巫,在别人没开口赶人的时候,他们三个就在旁边认认真真的观摩和学习。
毕竟这种关于大部落如何分裂,已经如何解决分裂,解决之后又要如何处理后续事情的情况可不多见。
有个现成的案例,能让人学习,那自然是要把握机会好好学习的。
不管是学习对方是如何处理的也好,又或者是如何避免自己的部落将来也陷入到一样的困境中去,也要避免跟对方犯相同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