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2t非常不錯小說 都市超級天帝討論-第兩千兩百九十六章 救救我們啊!讀書-wjttg

都市超級天帝
小說推薦都市超級天帝
才杀了他们大衍圣地的一个仙圣后期的老祖,如今又直接灭杀了百余名仙尊境大能,更是将他们这两个半步仙圣尊者的修为打落到了仙尊境初期,这让他们无比的愤怒,同时也无比地恐惧。
他们现在已经彻底明白了,林南有着轻易灭杀他们两个的实力,他们如今没有死,并不是因为林南方才无法灭杀他们,而是因为林南不想让他们死得太痛快,将他们的境界打落,这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件极其残忍的事情,要知道他们可是有着很多仇敌的。
若是今后仅以仙尊境初期的修为在外行走,哪怕他们修炼的法门和神通并不是一般修士可以比及的,但仙尊境修士之中依旧有很多修士能够灭杀身在仙尊境初期的他们,何况和他们结仇结怨的大多都是天之骄子,以往奈何不得他们,如今他们的境界被打落到仙尊境初期后,简直就是纷纷钟就可以灭掉他们。
我们的小日子啊 梧桐茉莉
愛之如初 17客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还无法让他们如此愤怒与恐惧,毕竟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大不了一直待在大衍圣地山门之中就可以了,只要他们不离开大衍圣地,这停下还没谁能够杀得了他们。
但……林南方才轻易地灭杀了他们大衍圣地的一个仙圣后期的至尊,刚刚更是直接就摧毁了城门楼,要知道这城门楼可不是一般的城门楼,而是护山大阵的重要枢纽之一,如今护山大阵完全开启,纵使仙圣巅峰层次的存在来了,只要不知天高地厚地硬撼,不选择早早离开的话,也绝对只有死在这里的可能。
可是,如今林南将这个亘古不变的至理打破了,今日林南的到来实在是打破了太多赤星无尽岁月来的格局。
少年高手的傳說
在林南之前,哪怕再怎么厌恨圣宗,也不会有人有胆子跑到圣宗山门前挑事,但林南如今来了,却还灭杀了大衍圣地的一位仙圣后期层次的至尊,更是打破了护山大阵中的一座重要枢纽,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却又真实发生了。
傀術少女
琴棋書畫音詩竹
在这一刻,那两个才被林南打落了境界的大衍圣地修士,纵使心中不愿意相信,也已经不得不告诉自己,林南拥有着覆灭大衍圣地的实力,纵使无法完全覆灭,大衍圣地至少也会就此从神坛跌落,今后赤星域上的霸主将会少掉一个,至于什么时候会再次出现一方新的霸主来顶替大衍圣地空下的位置,这就没有人知道了。
樓妃篡位記 妞帶
但有一件事这两个修士无比的清楚,因为这两件事和他们的性命有关,那就是林南之所以只是打落他们的境界,而不是选择将他们彻底灭杀掉,极其有可能是因为林南真的想灭掉大衍圣地,而后任由他们两个自生自灭。
若是尚存半步仙圣层次的实力,纵使大衍圣地覆灭了,对于他们两个来说也不用太过担心什么,甚至可以直接加入另一座圣宗,可如今林南将他们的境界打落到了仙尊境初期,若是大衍圣地真的被林南给覆灭掉,那么毫无疑问,林南前脚离开,后脚他们便会被各方修士围攻至死。
这正是他们愤怒与恐惧的缘由,任何人遇见这种事情,也都无法避免这种心情,毕竟他们两个好歹也是半步仙圣层次的尊者,尚且无法免俗,何况是一些修为更低的修士呢?
“孽障,好胆!”
一声长啸,有两个人瞬间到来,这两个人这种,一个是仙圣后期的修士,一个是仙圣巅峰层次的修士。
仙圣后期层次的那个修士是大衍圣地圣主,仙圣巅峰层次的那个修士则是大衍圣地的老祖宗,在外人眼中,仙圣巅峰层次的这个修士,便是大衍圣地的开山之祖。
他们两个都具有一种威不可侵的气势,他们现在也非常的生气,只不过他们在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心绪,避免出错。
除此之外,他们不可避免的也有着深深的震撼,同时也有着惧意,毕竟像林南这样的存在他们是从未见过的,甚至听都没有听说过。
古往今来,能够灭杀仙圣巅峰层次的存在,好像只存在于远古落幕之前,在那之后便不再有了,纵使他们成长起来的那个阶段,远古落幕时的那一段岁月也已经成为了传说,从未有人真正的见过从远古时代活下来的人。
如今……他们觉得自己似乎遇见了,在他们两个看来,林南很有可能是远古落幕时遗留下来的存在,也唯有这个可能,才能解释的通,林南这个才从下界来到赤星域的蝼蚁,为何会如此的强大,强大到竟是能够轻易灭杀拥有仙圣巅峰层次战力的至尊,能够轻易摧毁他们大衍圣地的护山大阵中的一座枢纽!
“老祖宗,圣主,救救我们啊!”
那两个已经被林南将境界打落到了仙尊境初期的修士,在看见大衍圣地圣主和开山之祖后,顿时喊了起来。
苍白一生
我家格格不在線
综漫正太控的世界旅行
他们并不是真的蠢,他们知道,他们的圣主和老祖宗一定已经看出了林南的不简单,很有可能随时会离开这里,这也是他们唯一能够活命的机会,若是他们的圣主和老祖宗能够带着他们逃离此地,那么他们便也无需再担心生命安危了。,
但他们两个才说出这句话,便听见了从林南口中吐出的两个字,先是一怔,在看清情况之后,他们两个便真的傻眼了,纷纷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无比震惊地看着眼前让他们无法置信的情景。
“跪下。”
林南淡淡地说道。
曾經我們遊走在心與靈邊緣 李家三千金
“嗯?你这孽障是……”
听及林南的话语,大衍圣地圣主不由蹙眉,淡淡地看向林南,语气也很平淡,身为圣宗之主,他哪怕心中情绪再不稳,至少表面上是要保持着风度的,但也正是因此,他才说到一半便发觉了不对。
微微愣神之后他终于是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是在林南说出那两个字的那一刻,便已经跪在了地上,而身旁的老祖宗竟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