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2egu超棒的小說 超腦太監 愛下-第1256章 相告(二更)分享-72uh9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当然喽,到底飞没飞升我也不清楚。”独孤弦叹口气道:“我这个当儿子的真的是……”
“小王爷,你虽然绝顶聪明,可毕竟年纪还小。”萧妙雪娇笑:“而且有些事不让小王爷你知道,也是为了你好嘛。”
“妙雪姑姑你就别安慰我啦。”独孤弦哼道:“还不是嫌我性情轻浮,不够稳重呗。”
他知道这正是母妃最不满意自己之处,嫌自己没有父王的沉稳与谨慎。
毒妃傾城:王爺,妳被休了!
可自己天性如此,学父王那般当真是生不如死。
母妃是爱慕父王所以觉得他哪里都好,其实父王这般修为还如此谨慎小心也忒过了。
身为天下第一高手,应该逍遥自在,洒脱自如,纵横来去无拘无束。
哪像父王这般,处处立规矩束缚自己,还一直埋头苦修,好像后头有敌人追赶一般。
这般活法也太累了,拼死拼活练功到底为什么?还不是为了活得潇洒?
要不然,何必拼命修炼?
“哪有的事。”萧梅影忙道:“小姐是觉得小王爷你年纪尚少,不该沾染这些世俗琐事,污了心灵。”
“梅影姑姑,你知道父王飞没飞升吗?”
铁鹰奇案组 王麟
“不知道。”
“梅影姑姑,你知道。”独孤弦嘻嘻笑道:“你眨眼睛啦,你一说谎就会眨眼睛。”
萧梅影白他一眼:“好啦,我们该回去了,小姐看到信号一定担心啦。”
北城天街 非天夜翔
“母妃肯定早就知道消息。”独孤弦不以为意。
母妃的眼线遍布整个镇南城,这里发生的事须臾间就会出现在母妃的案头。
萧梅影看他一眼。
“好好,回去回去。”独孤弦看她如此眼神,只能答应:“见母妃去。”
萧梅影露出笑容。
一行人回到别院的时候,独孤漱溟正坐在小亭里读书,明亮柔光的光芒中,她一身宫装优雅雍容,凤眸黛眉,如玉如花,风华绝代。
独孤弦扑进她怀里。
独孤漱溟轻轻拍拍他后背。
“母妃,他们终于按捺不住,开始刺杀我的啦。”独孤弦抬起头嘻嘻笑道:“这回要开始热闹了吧?”
“嗯。”独孤漱溟轻轻点头:“如你如愿,会热闹一阵子了。”
妃你不可妖娆逃妃 肖尘雨
她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的性情,唯恐天下不乱,坐看世间纷争而兴致盎然。
这可不是一个好孩子的心性。
真要这么下去,这天下还不被他搅得大乱?
那南王府的基业也就完了。
他年纪轻轻就有了游戏人间的心态,实在要不得,需得狠狠的纠正过来。
虽说夫君说这是有宿慧的后遗症,再所难免,往后受一些挫折就好了,可自己还是没办法无视。
“会一直热闹下去吗?”独孤弦小眼睛放光。
“你觉得呢?”
“难。”
“嗯——?”
“一些家伙刺杀不成之后,会让多数人冷静下来,发现我的护卫比想象的更强,他们没希望,刺杀只是送死而已。”
“嗯。”
“不过,娘,要不然,让护卫们留一手,让他们差点儿成功?”
“闭嘴。”独孤漱溟淡淡道。
“娘,那些要刺杀我的都是我们南王府的仇人,当然不能心软啦。”
“这样做太冒险。”独孤漱溟蹙眉道:“你又小瞧了天下英雄。”
“娘,不是我小瞧他们,实在是他们不争气呐。”独孤弦叹一口气:“看看今天的刺杀吧,显然是精心准备的,可还是不堪一击。”
“如果没智艺,你今天就受伤了。”
“不会。”独孤弦笃定的道:“还有两位姑娘在呢,更何况还有袁姑姑会来。”
他知道自己的护卫有数重,根本不是大家所想象的三四重护卫。
除了摆在外面的,藏在暗处的,还有隐形的,甚至还有在远处可以瞬间过来的。
—————
所以他们这些刺客觉得努力冲一冲,就有望冲过护卫,就能伤到自己,注定是一场美梦。
他们只以为是一道浅沟,其实是天堑。
“你呀……,这般想法总要吃亏!”独孤漱溟蹙着黛眉不满的哼道:“等你吃亏的时候,就该后悔了。”
“不会后悔。”独孤弦笑道:“娘,吃点儿亏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独孤漱溟不以为然。
他现在就是过得太顺,所以觉得吃亏也有趣,不知吃亏的感觉有多郁闷。
她若有所思。
要不要想办法让他吃点儿亏呢,过得太顺遂,反而不利于他的性情。
现在都变得玩世不恭了,再这么下去,还指不定成什么样子呢,说不定南王府都盛不下他了。
豪门情变,渣总裁滚远点! 汤淼
“娘,父王没飞升吧?”独孤弦轻声问道。
他轻声细语,却是趁着独孤漱溟出神之际而突然袭击,想来个冷不防。
独孤漱溟明眸闪一下,蹙眉看他:“怎这么说?”
“我看娘你一点儿不伤心难过。”
“我要在你跟前伤心难过?”
生命规划师
魔煉之手 魘樺
琉璃千年不若初见 琉璃千年
“娘,你瞒不过我的。”独孤弦指了指自己双眼:“我看得出来。”
尋妖
“净胡思乱想。”独孤漱溟摇摇螓首。
“我总觉得父王没飞升,或者还在闭关呢,这是故意弄出来的吧?”独孤弦小眼放光,兴奋的道:“这也太狠啦。”
独孤漱溟摆手:“行啦,回去睡觉吧。”
“娘,我今天要问清楚,总不能什么事都把我蒙在鼓里吧?”独孤弦一下搂紧她细细腰肢,要赖在她身上,八爪鱼般缠住。
独孤漱溟一敲他脑袋。
“啊!”独孤弦惨叫着揉脑门儿。
独孤漱溟推开他:“睡觉去!”
“我明白啦。”独孤弦耷拉着脸,揉着脑门儿:“果然是个陷阱。”
独孤漱溟瞪他一眼。
独孤弦得意的道:“娘你一直说我心狠,比起父王来,我差多啦。”
独孤漱溟明眸闪了闪。
独孤弦见势不妙,转身便走。
独孤漱溟却一探手,将他虚空拎过来,轻拍一下他额头:“再胡说就禁足!”
独孤弦挭起脖子,硬气的道:“那娘你说清楚嘛,父王到底飞没飞升,我就是想知道!”
“你知道了,还问什么。”
“真的没飞升?”
“嗯。”
“哈哈……”独孤弦大笑。
小大人般岔着腰大笑:“果然不愧是父王,哈哈……”
独孤漱溟黛眉又蹙起,神情变冷。
独孤弦忙道:“父王这一招真够厉害的,佩服佩服,真是佩服呀。”
“还得着你佩服?”独孤漱溟没好气的道:“你父王原本已经飞升,后来又返回来。”
“原来如此!”独孤弦恍然大悟:“娘,你怎告诉我啦?”
星際之什麽?懷孕了
自己原本并没抱什么希望,只要母妃打定主意,自己再怎么闹也没用的。
万没想到这一次竟然管用了。
这一次为何管用?
一定要总结经验,下一次好用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