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ce7精彩絕倫的小說 《鎮國天醫》-第367章 黑暗吞噬看書-d7f7i

鎮國天醫
小說推薦鎮國天醫镇国天医
“欣怡,为了孩子的健康,要不我们……”
等了好久,叶一凡终于鼓起了勇气。
可是,没等叶一凡说完,背后就传来了李博缘的叫声“哼,叶一凡,这么晚了,你还不滚回家?你赖在这里干什么?!”
“爸,我等会就回去。”
叶一凡回头看了看李博缘说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的心思,根本不可能!”
李博缘冷漠的看着叶一凡叫道“我已经托人给李欣怡介绍了一个对象了。”
“爸!”
闻言,李欣怡立刻很反感。
“咱们家诗诗不是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庭,想要一个个爱她的爸爸吗?我会实现她的愿望。”
李博缘言道“欣怡,你难道忍心看着诗诗每天哭吗?你不想实现她的愿望吗?”
“爸,我当然想是想她的愿望,可是这件事……”
李欣怡焦急的解释道。
“你不用说了,既然你想实现诗诗的愿望,那就听我的,明天星期六,你去相亲!”
李博缘严肃的说道。
“爸,我不同意,我明天要加班。”
李欣怡立刻说道。
“加什么班?你现在也大了,你也应该考虑自己的生活了,就这么决定,这件事情,我做主!”
李博缘冷哼了一声,叫道“明天中午,见面,你早点睡,好好准备一下。”
说完这话,李博缘离开。
李欣怡气得跺脚。
她根本不想相亲,可是李博缘也没错,他女儿大了,难道部位女儿的将来着想吗?
还有叶诗诗不是吵着要爸爸吗?
那就实现叶诗诗的愿望啊。
一旁的叶一凡,更是有些无法接受,叶诗诗怎么可以找另外一个爸爸?
可是,叶诗诗也不可鞥再换一个妈妈啊。
唯一的解决办法,那只有一个。
这一刻,李欣怡和叶一凡同时看向了彼此。
但两人一对眼之后,眼神立刻分开。
太难了,这道题不会做!
“那个……我……”
叶一凡想了一下,有些支支吾吾的。
“你要回去了吗?”
李欣怡立刻问道。
“我……对,我想回去了。”
叶一凡说道。
“那……我就不送你了。”
李欣怡说道。
“不用送,那个,你明天去相亲的话,诗诗也带着吗?”
叶一凡走了两步忽然回头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想去相亲呢?”
李欣怡苦笑道。
“你不去啊?”
听到李欣怡的话,叶一凡感觉有些高兴。
“哼,我才不相亲呢。”
李欣怡不满的说道“我明天一早,趁着我爸没起来,我就带着诗诗去周边玩玩去,一直玩到周一才回来,免得他唠叨。”
“这样也好。”
叶一凡点头,感觉心里有些小高兴。
“你回家吧。”
李欣怡看了看叶一凡说道。
“哦……”
叶一凡点头,再次走了两步,随后再次回头,说道“我明天可以和你们一起去吗?”
“你……?”
李欣怡闻言,愣了一下。
“对不起,我的要求太过分了。”
看了看李欣怡,叶一凡打消了念头,失落的离开。
等到叶一凡走到门口,开门的时候,他动作很慢,多希望李欣怡会同意,可惜,知道门缓慢的关上,也没有听到声音。
下楼梯口的时候,叶一凡觉得很难受。
“叶一凡!”
却在这时候,李欣怡的声音忽然传来。
只见李欣怡站在门口,看着叶一凡。
“什么……什么事?”
叶一凡问道。
“明天你带上一个大背包,我们准备去踏青,你正好做我们的苦力,帮我们背东西。”
说了这句话,李欣怡快速的关上了门。
“耶!”
叶一凡闻言大喜。
虽然门已经关上,但这一句话,已经足够了!
整个周末的旅行很愉快。
叶诗诗的心情也跟着好转了许多。
可现实是不容许你逃避的。
等到两人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
李博缘一个人坐在家里,喝着闷酒。
似乎是喝醉了,一见到叶一凡和李欣怡带着叶诗诗回来,李博缘彻底大怒“死哪里去了!?”
“爸,我只是看诗诗不开心,带诗诗出去散散步。”
李欣怡急忙解释,同时让叶诗诗回到房间里去。
叶诗诗也很懂事,没有多停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没问你!”
李博缘接着酒精,一下子将李欣怡给推开,他冷漠的看向叶一凡,怒道“你给我滚,以后不许再来我们家!”
叶一凡解释道“爸……我……”
“我不是你爸爸!”
李博缘的暴怒声,似乎让整个屋子都在震动。
他的火气太大了。
随即,他立刻打开大门,将叶一凡给强行推出去。
准备关门的时候,李博缘忽然看了看李欣怡,叫道“你不想结婚,不想相亲是吧?”
“嗯。”
李欣怡肯定的点头。
“那好,我同意了,不过我的条件是,以后除了在公司之外,你不许和叶一凡见面,更不能容许叶一凡来我们家!”
李博缘愤怒的叫了一声,这话像是在和李欣怡说,可其实也很像是再说给叶一凡听。
说完了这句话,李博缘重重的将大门给关上。
站在门口的叶一凡,愣住了。
好不容易可以接近,可一切都将会失去。
正如眼前黑暗下去的灯,他被黑暗给吞噬了……
屋内。
李欣怡站在原地,默不作声,李博缘则是回去继续喝酒。
百美夜行 海派山人
许久之后,李欣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很快听到外面传来了李博缘的怒吼声“你姐姐就是被这个家伙害的!”
“叶诗诗这孩子这么可怜,都是这个叶一凡!”
“我们这个家,之所以这样,也都是叶一凡!”
“你难道要重蹈覆辙吗?”
“不!”
“我绝不容许!”
“不可能!”
“绝不可能!”
李博缘的怒吼声,一阵接着一阵的传来。
李欣怡坐在房间里,默默的发呆。
很快,她打开衣柜,取出叶一凡曾经给她买的凝光白昼。
双手,从裙子上拂过,这件裙子多美丽,可,这件裙子似乎不属于李欣怡的。
隔壁的房间。
叶诗诗躲在被窝里,听到李博缘的怒吼声,忍不住的哭泣。
每一声怒吼,都吓叶诗诗躲在被窝里颤抖一下。
那声音太残忍了,太恐怖了。
“为什么外公不容许爸爸和妈妈在一起……呜呜呜……外公是个坏人,呜呜呜……我再也不喜欢外公了……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