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bpe4好看的都市小说 來自未來的神探笔趣-935章 崔紹海看書-q8lo5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来自未来的神探
南塘村位于城南区城郊。
下午三点,韩彬带人赶到了南塘村。
南塘村这一片人口流动较大,有很多进城务工人员居住,公交车不少,交通也比较方便。
韩彬来之前,联系了南塘村的村长唐文杰。
唐文杰大约五十岁左右,穿着一身长款的黑色羽绒服,手上还戴着一块浪琴的手表。
双方见面后,韩彬主动招呼道,“唐村长您好。”
“听声音,您就是韩队长吧,您这么年轻,我都不敢认。”唐文杰走上前,跟韩彬握了握手。
“唐村长,今天麻烦您了。”
“韩队长,您这话就见外了,我这村长虽然官不大,但好歹也是个党员,协助咱们公安机关工作,那是分内的工作。”唐文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韩队长,咱们村委会有暖气,进屋里暖和暖和吧。”
“不用了,我们车里也开着暖风,不冷,咱们还是直接去姜素丽家吧。”
“没问题,我给您带路。”
而后,唐文杰上了警车,给韩彬等人带路。
韩彬问道,“唐村长,您对姜素丽的家的情况了解吗?”
“了解,姜素丽的老公叫唐文耀,跟我是一辈人,我们多少沾点亲。还有唐婕芙他爸,也跟我们是一辈的,往上数都是一个老祖宗。你瞅瞅闹成这样子,我都跟着脸上没光。”
9527
“唐文耀家现在有人住吗?”
“出了那样的事,谁还敢住?一家人早搬到城里去了。房子租也租不出去,空着呢。”唐文杰叹了一声,继续说道,“我刚刚给他打了电话,他说在邻居家留了一把钥匙,一会咱们去邻居家拿钥匙,直接进去就行了。”
韩彬点点头,李琴也跟唐文耀联系过,但据唐文耀自己说,他最近身体不好在住院,暂时没办法去警局做笔录。
很快,汽车开到了唐文耀家附近,里面是一个胡同,车不好掉头,停在了外面。
韩彬等人下了车,步行进入胡同。
唐文杰走到胡同口,指着第三家,“那个就是唐文耀家,他把钥匙放在前面这户人家了,我去拿。”
韩彬道,“唐村长,我跟您一起去吧,正好询问一些情况。”
“也行。”唐文杰走到第一户人家门口,敲了敲门,“咚咚。”
过了会,没人回应。
唐文杰又用力的敲了敲门。
“谁呀?”这回屋子里传出来了一个大嗓门,听着像是个老头。
“老伍叔,是我。”
片刻后,‘咯吱……’一声门开了。
一个七十岁左右,头发花白的老头站在门口,“呦,村长来了,稀客呀。快请进。”
“老伍叔,你叫我名字就成了。”
“文杰,你个大忙人,有啥事呀?”
“文耀家的钥匙在你这不?”
“你说啥,大点声,我这耳朵不好使了。”
暖婚宠嫁:名门小妻子
唐文杰大声重复了一遍。
“在呢,他走的时候把钥匙留在我家了,你有啥事?”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唐文杰指着一旁的韩彬,“这位是市公安局的同志,他们是来查文杰那口子的案子的。”
“诶呦,都过去两年多了,这时候查有啥用?”
韩彬说道,“大爷,案件有了新的线索,我们是来了解情况的。”
老头笑了笑,“上次来调查案子的领导,看起来都四十来岁了,都没把案子查明白。你这才二十多岁能行吗?”
“老伍叔,这您就不懂了,上次查案的是城南分局的,这位韩队长是市公安局的。”
老头有些意外,上下打量了韩彬一番,“呦,是市里的领导呀,这就难怪了,我去拿钥匙。”
没一会,老头拿着钥匙走了过来,“走吧,我给你们开,他家的锁子不大好使,还真不好开。”
“大爷,他家一共几口人?”
“姜素丽死了,现在还有三口,文耀,还有两个孩子。”
“唐文耀一家三口有多久没回来了?”
老头想了想,“得小一年了。”
谈话间,一行人走到唐文耀家门口,老头拿着钥匙上去开门。
韩彬在周围观察了起来,唐文耀家的大门是绿色的,看起来用了不少年了,门上有不少损坏的地方,像是用石头砸的。
“咯吱……”老头推开门,指着门洞里面,“进去吧,院子里有点乱。”
韩彬进了院子,里面乱糟糟的,摆放着不少的杂物,院子的地面上散落着不少的石头,几面窗户也被砸坏了。
韩彬看到大门上的损坏,还以为是孩子们胡闹砸着玩,但是看到院子里的情景,很可能有其他原因,“大爷,这窗户是谁砸的?”
“嘿,这……不大好说。”
韩彬猜测道,“是不是跟唐婕芙有关?”
老头摆了摆手,“不不,跟那孩子家没啥关系,那孩子也是个苦命的,听说现在走路还不利索,可惜了了。”
“那是谁砸的?”
“是姜素丽的儿子。”
唐文杰有些诧异,“唐定远,他砸自家的房子干啥,他傻了?”
“不是文耀的儿子,是姜素丽和前夫生的儿子。”
“哦,是那小子呀,这就难怪了。”唐文杰露出一抹恍然大悟之色。
韩彬问道,“唐村长,您知道这里面的情况?”
“这个唐文耀和姜素丽是二婚,他们两个之前都结过婚,都有一个儿子。不过姜素丽的儿子一直跟着她前夫。唐文耀和姜素丽结婚后又生了一个女儿。”
韩彬追问,“姜素丽和前夫生的儿子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砸唐文耀家的房子?”
“叫崔绍海。至于为什么砸他家房子,我还真知道一些。”唐文杰组织了一下语言,继续说道,“我们村快拆迁了,唐文杰家一共有两块宅基地,按照我们村的规划,他们家可以分三套拆迁房,崔绍海就想着要一套,但是唐文耀不同意,这两人都找过我,所以我对这个崔绍海印象比较深刻。”
韩彬有些诧异,这个情况他还真不知道,“你们村什么时候拆迁?”
“嚷嚷了好多年了,原本说今年年初开始测量,结果因为疫情是拖到了下半年,现在村西那边已经开始拆了,也算是彻底落实了。
幸好您来得早,您要是明年再来。没准唐文耀家都拆了,您想看现场也看不了了。”
韩彬略一思索,问道,“唐村长,按照村子里的政策崔绍海能分到房子吗?”
“分啥呀,他都不是我们村的人,户口也没在我们村。说句不好听的,他妈已经死了,他跟我们村有啥关系?我把房子分给他,别说唐文耀不同意,其他村民也不答应。这是我们南塘村的福利,跟他一个外村人有啥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