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kx1k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一百三十五章 父子關係展示-gj7zy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100万?太黑了点吧?这店铺也不是他的吧?这地界估计很快就拆了吧?到时候,就算你学会了手艺,地方没了,你上哪开去啊?”耀阳不解地说道。
我还是笑了笑道:“谁说这地界不是他的了?他世世代代都在这里开粥铺的,谁和他收房租了!?土地证人家都有!地现在都什么价了?100万多吗?我答应他了,我准备拿下来,自己干!”
袁志远笑着说道:“陈总,你这是真打算改行啊?不过,你的手艺可不敢恭维!”
耀阳也起哄道:“是啊!你做的那个可不是粥,是猪食!你不会真的答应了吧!”
我点了点头道:“你没吃啊,猪头!答应了!我明天早上就过来办手续!”
谢丹啊了一声道:“陈总,我知道你有钱,可这事是不是太儿戏了点啊?要不要我先帮你看看,他的土地证什么的,手续是不是先办了,再给钱啊!”
我笑着说道:“不用!都认识十几年了!老板的为人我还会不相信他!他女儿的酒席还要在我们酒家办呢!”
赵德柱也顾虑道:“陈总,你是不是太草率了点啊?”
我嘿嘿地笑道:“机会稍纵即逝,老板是把我当自己人,才会先跟我说的,也是一口价,不然只要他开口,得多少人争着抢着干啊!信我吧,准没错!”
直到3个月后,这里还像以前一样的红火的时候,他们几个才知道,我当时的英明果断是多么的正确。
煮粥的事情,自然不是我来学,不过我也掌握了其中的窍门,多少学到点皮毛。
谁来学呢,我叫了我的好同学飞鱼来。
飞鱼不是什么古板的人,长得漂亮,却没有一点的扭捏和做作,而且是个极其务实的人。
当我和她说起这粥挡的时候,她就已经有了兴趣,上次聚会的时候,老大和我们这些人的力劝之下,她的心本来就动摇了,她老公也很支持她二次创业。就这样,成功当上了粥铺的老板娘,只是老板不是她老公,而是我。
漂亮的老板娘,永远都不会缺顾客,况且是一个能做出原滋原味粥的老板娘,生意和以前一样的红火,日进斗金一点不为过。
这间粥铺直到5年后,前山开始正式改造城中村,才拆了重建,当时这间粥铺已经市值700多万了,飞鱼很聪明地选择了新建后的门市房,继续干着她的粥铺,剩下的拆迁费,就在楼上买了房子。
华欣的父亲是个十分开明的公务员,但我觉得他更像是一个商人。
他父亲的工作能力一向是市府公认的好,只是在生活作风问题上,有些瑕疵。
我记得那时候,我们还在上高中,华欣突然有天哭丧着脸,让我们和他一起是捉奸,我们当时都以为他的女朋友,和人有一腿呢,一个个都是义愤填膺地跃跃欲试,不打死那个奸夫,我们誓不罢休。
直到我们都了酒店门口,华欣问了他爸的名字,我们才知道,他要让我们捉的奸夫是他爸。
虽然,那次我们连电梯都没上去,还是在酒店门口等等足足一个晚上,终于抓到了他爸带着一个美女走出了酒店门口。
华欣还没出手,就被他爸一个耳光给扇了回去,直接叫他滚回家。
我们根本就不敢造次,灰溜溜地滚回了自己家。
自从之后,只要华欣说他爸的不是,我们都是共仇敌慨,一起跟着骂他爸不是人。华欣那会儿,也经常不回家,都是在我们家轮流过夜,他妈也放心,只要是知道在我们几个人中的一个家里过夜,从来都不说他,而且都是给足了钱华欣。
这么多年过来了,再次见到华欣他爸,我竟然以一个生意合伙人的身份出现,多少还是有点忐忑。
我和老大,进了华欣家里。
华欣的后妈开的门,看到我们来,急忙说道:“你们来的正好,他们父子正在里面吵呢,快帮我劝劝!”
我看着这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女人,客气地说道:“阿姨,什么事啊?不会是因为我们的事吧?”
后妈早就习惯了我们的称呼,让进了我们后,说道:“不是!老华要去巴西,一会儿的飞机,你们没来之前,他就准备走的,被华欣拦住了,说好等你们来谈的,这不就吵起来了,多少年不说话,一说话就吵架!哎!”
老大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到了书房。
华欣正站着对着他爸说道:“我都答应我师兄了,之前也是说好了的,你怎么说变就变啊?我小时候是这样,现在我大了,你怎么还这样呢?”
恶魔殿下在身边 箫溪
他爸一边收拾行里,一边说道:“不是和你说了吗?我真有紧急的事情办,等我回来了,我就认真听听你的计划!”
华欣大吼道:“你能有什么急事!别以为我不知道啊!不又是哪个小姑娘,要你带着去旅游啊?刚刚电话都打过来了,问你什么时候到机场?你能不能顾及点自己的身份啊?家里这个妈都大不了我几岁,你还在外面找个比我小的啊?”
他爸怒道:“你胡说什么?那个是我们组织部的团委主任,这次出国学习,是市府年初就定下来的!”
老大不合时宜地走了进去,直接说道:“华叔叔好,我是华欣的师兄,今天的事,是我让他帮忙的!给您添麻烦了!这事是我欠缺考虑,实在对不起!”
他爸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急忙停住手上的动作,直起腰,和蔼可亲地说道:“是亮亮吧?这么多年了,都忘了你长什么样了?我们家华欣读书那会儿,可少你去家蹭饭吃啊!多亏了你,这么多年招呼他,现在还在你公司上班,我都没来得及感谢你啊!”
老大急忙摆手说道:“叔叔,您太客气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他爸噢了一声,还想说几句客套话,可电话又响了,我们都可以清晰地听到,电话里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催促他快点出去去接她。
他爸按下了电话,想了想说道:“华欣和我说的事,我也认真考虑过了,我觉得呢,现在时机还不太成熟,等我这次从巴西考察学习回来后,再和你们好好研究一下!”说完,有些迫不及待了拿起行李箱,准备出门。
在书房外,又看到了我,向我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放下了行李,对着我问道:“你是陈飞吧?我就说,怎么这么眼熟,以前来我们家时,才那么大点。现在在电视上看见了,我都不敢认了!上次工业部会议,你上去讲话的时候,我就觉得你面熟,可一直没敢往这方面想,没想到你还真是华欣的师兄,当年来我们家捣乱的那个飞飞啊!”
我尴尬地点着头道:“是我啊,华叔叔!”
他爸感慨道:“都大了啊!都成人才了!”说完,又看了看表,有点犹豫不绝。
我轻轻地说道:“华叔叔,时间真的不等人是吧?亲情,爱情,事业,家庭都是一样的,没一样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错过了,就错过了!你好像错过了很多华欣和你一起的时光啊!”
他爸皱了皱眉,看得出来,很不高兴,我用教训他的口吻,和他说话。
我不管他的表情,继续和他说道:“华欣就像我们的弟弟一样,这些年都是和我们一起成长的,可您呢?是不是忘了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啊?”
他爸脸色难看地说道:“我不用你来教训我!我有我的教育方式!”
我冷哼了一声道:“你的教育方式就是不管不顾吧?还好华欣是个听话的孩子,没有走歪路,不然我就替你所谓的教育方式感到可悲了!我就想问问你,你参加过几次华欣的家长会?去过几次学校,看过几次华欣领奖受罚啊?”
他爸解释道:“你也知道我的工作性质,我忙啊!”
我撇了撇嘴道:“谁不忙?哪个家长不为家庭奔波?你也认识我爸的,这么多年了,他没缺席过一次家长会!我们老大他爸是公交车司机,三班倒,也没见他少参加过一次家长会!还要我说下去吗?都是借口!”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他爸不屑地说道:“你说这么多,无非是想我帮忙,搞什么公交公司改革吧?那你就拿出个求人的态度来!”
我同样不屑地说道:“你搞错了,我们不是来求你的!是给你一次做出政绩的机会!通过华欣,只是想让你们父子多沟通一下!”
电话再次响起,他爸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但下一刻,电话就摔到了地上,华欣抢过电话,直接摔到了地上,狠狠地说道:“你少接一个电话不会死的!我这次回来,本来是好声好气地和他谈谈,不是我自己的事,这是对你有好处的事情,你却只顾着你的小蜜!都多大年纪了,还这么风流,我都不知道,你怎么在这位置,可以做这么久的!”
老大急忙劝道:“华欣,别这么和你爸说话!”
他爸大手一摆说道:“你让他说!我怎么了?不就是追求我自己的幸福吗?我有什么错?我供你吃,供你喝,供你读书,为你找工作!我做了我该做的一切,我就不能有自己的幸福吗?谁说我就得找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太,过一辈子啊?”
华欣反驳道:“那也得两情相悦啊!她们跟你,你不会真以为,是被你的风度翩翩所迷倒吧?你也不看看你脸上的皱眉,都比她们的年龄多了!”
他爸切了一声道:“那图我什么?图钱?那也不错啊,等价交换。图权?我从来也假公济私,没给任何一个人开过后门,当然也包括你们!”
华欣摇着头道:“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你真的无药可救了!从今天起,我和你正式断绝父子关系!”
老大急忙劝道:“华欣,你说什么呢!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他再怎么说,你也是生你养你的人!两父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说到对就是了!别小孩子气!”
华欣狠狠地说道:“大佬,我是看透了,他没救了!他早晚得被那些女人害死,别让他连累到我,早点断绝关系,早点没了这个念想也挺好的!其实,我早就失望了,老是想着再给他次机会,可你看他,我都懒得说!这是一个做父亲该说出来的话吗?”
他爸黯然地颓废地坐在了床上说道:“那我该怎么说?我就不明白了,什么才是父母该尽的义务,只有父母开心地活着,才能让自己的子女开心的生活,这有什么不对的?难道要我一辈子围着你转吗?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不管的你生活,你也无权干预我的生活!”说完,站了起来,眼中的泪花一闪而过,说道:“这就是我们这辈子父子情分太薄了,断就断吧!你们的事,我会考虑的!”
看着他爸消失的背影,我十分的后悔,不该点起刚刚的那把火,我想试图去安慰一下华欣,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生活的方式,我们无权去指责他们什么?包括华欣在内,他也无权干预他爸的生活。
华欣失落地看着我说道:“四哥,我爸他实在是……”
我摇了摇头道:“其实,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你爸他说的也不是全错!做人是该有自己的应尽的义务,但也不需要事事都顺着咱们的意不是?想开点,靠自己一样能闯出一片天底来!你来我们公司吧,去海外事业部!”
朱户人家
华欣愣了一下问道:“去你们公司海外事业部?我能干什么啊?我外语可不行啊?再说,我虽然学的是工商管理,但其实对专业是一窍不通啊!”
我笑着说道:“我们之前研究的事,你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了吧?既然你爸看不起咱们,咱们就做出个样给他看看,你去海外事业部那边,跟着他们一起联系国外的厂家,找投资,我就不信,有钱会没人想赚!”